無彈窗小說網 > 言情 > 快穿渣男洗白論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年代文的男知青(12)

  快穿渣男洗白論正文卷年代文的男知青楊正又立刻轉移了話題,閆娟娟也就沒有再多問什么。
  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
  不僅孩子高興,大人們也是樂得閉不上嘴。
  這一天,楊正和閆娟娟分別換上了之前在縣里買的那個軍大衣,別說,還真的就像是情侶裝一般。
  而等到閆娟娟走出來的時候,大隊長和隊長媳婦兒都是樂得不行,自己閨女可真的是俊啊。
  因為是過年,隊長媳婦兒難得的拿了一些黃豆,昨天晚上已經泡了一夜了,此時正準備去村口的那個石磨那里推一下豆腐回來,畢竟豆腐那可是好東西啊。
  閆娟娟也是立刻要和隊長媳婦兒一起去,畢竟在家里也很是無聊,無論做什么,楊正總是擔心著。
  隊長媳婦兒看閆娟娟也確實在家里待的發悶了,也沒有拒絕。
  當然,楊正也得跟著,不過正好去做苦力。
  來到村口的時候,這個石磨這里已經有好多人排著隊了。
  一看到穿著軍大衣的閆娟娟和楊正,大家也是立刻夸了起來,再加上這個地方,大家穿的都是很普通的老式棉衣,即使是新年,大家穿的衣服上也是有著些許補丁。
  “哎呦,一段時間沒看到,娟娟這孩子又俊了不少啊,看看和楊知青走在一起,可真的是般配啊。”
  “是啊,娟娟也是個好命好的這才結婚多長時間啊,娟娟這個肚子就有了好消息,你看看,那個老劉家的兒媳婦兒,進門都快有三年了吧,這肚子就是沒有動靜,這人啊,還是得看命!”
  因為有了話題,大家就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個不停。
  楊正就一直站在閆娟娟的身后,對于人群里的議論更是置之不理。
  不過,即使如此,人群里總有一些人,不安穩。
  這不就有人,立刻看著楊正,說道:
  “不過啊,楊知青,你這個也得要努力努力啊,我看了今年的工分,你這個工分可是連我們這個村子里的婦女都不如啊,嬸子還不如娟娟多呢,你這個以后是要當爹的人了,總不能一直靠著媳婦兒和大隊長一家子養你吧。”
  這個人是閆娟娟嫂子的閨蜜,也是隔壁大郎的媳婦兒,因為平時閆娟娟的嫂子沒少在她面前抱怨,這不,一有機會,這個大郎媳婦兒就開始作妖了。
  復古大郎媳婦兒的話,楊正那是無所謂的,畢竟生活是自己的,再說了,有媳婦兒養有什么不好,自己不用多做活兒,就有吃的喝的,不好嗎。
  不過,閆娟娟就受不了了。
  別人不知道,閆娟娟是知道的,平時根本就不是自己養著他,都是楊正養著自己。
  不說平時的花銷了,就是在家里平時的伙食,楊正也從來沒有占過什么便宜,依舊是每個月都會上交伙食費。
  “沒有,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別說了,我男人從來都不需要我養,他有本事呢。”
  閆娟娟對著大郎媳婦兒說道。
  大郎媳婦兒一愣,沒有想到閆娟娟平時這么乖巧的一個女人,竟然敢這么對自己說話。
  這個大郎媳婦兒因為自己男人早年當了兵,現在在那邊據說也是有了一定的成就,這不就開始張揚起來了,平時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似的。
  再說,這個大郎媳婦兒就是和閆娟娟不對頭,不僅僅是因為閆娟娟她那個嫂子,更多的是因為嫉妒。
  同樣是女人,憑什么閆娟娟一出生就受到各種的寵愛,就連大隊長都對這個丫頭疼愛萬分。
  還有她那三個哥哥,都讓她嫉妒。
  “哎呦,娟娟這嫁了人就是不一樣了啊,都開始知道護著人了。”
  隨后,又看了看隊長媳婦兒,說道:
  “嬸子,你這可真的是不容易啊,你看看娟娟這個,可真的是長大了啊。”
  這個大郎媳婦兒說的很是煩人,不說閆娟娟很討厭她了,就連隊長媳婦兒也都受不了了。
  所以,隊長媳婦兒開口道:
  “這是自然了,楊知青可是個好的,當初和娟娟結婚的時候,他就害怕我們老兩口會想孩子,你看就主動說在家里住,在家里住就算了,還每個月都要給我交那個什么伙食費,哎呦,這可真的有心啊。”
  隨后,有覺得不過癮,就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說道:
  “你看我這女婿就是不知道有外心,上次和娟娟去縣城一趟,你看看這回來還給我和她爹買這些天,我都這么大年紀了,哪里還要什么好啊!”
  雖然嘴上這么說,但是臉上的笑容卻是沒有一絲絲的收斂。
  這下子,大家也明白了,這個楊知青并不像傳聞中的那么好吃懶做啊,就說說周圍吧,哪里有女婿能舍得給岳父岳母買衣服的,還是那么好的。
  更不用說,這個楊知青還每個月都交伙食費,這個可不就更不一樣了,那可是給了實實在在的錢啊,誰說白吃飯的。
  這下子大郎媳婦兒臉上不好看了,心里對閆娟娟和楊正更加的怨恨了,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自己才這么丟人的,不過一想,自己家的男人可要比這個什么知青厲害多了,一個月能給家里寄五十塊錢呢!
  雖說,這個知青給伙食費了,誰知道幾毛錢啊!
  楊正看了看大郎媳婦兒,心里也是有了想法,有仇必報的楊正,可不會讓自己吃這個虧。
  雖然也沒吃什么虧,但是讓自己媳婦兒不高興了,她就該受到一定的教訓。
  不過此時過年,楊正就把心里的想法收了收。
  正好這個時候也輪到了楊正他們。
  楊正并沒有見過怎么磨豆腐的,說起來還是第一次使用這個石磨。
  之前在家里的時候,都是去市場里買現成的豆腐,哪里需要自己做。
  也許是知道楊正不會使用這個,隊長媳婦兒,主動的示范起來,楊正看了一會兒,大概也明白,說道:
  “娘,我來推吧。”
  隊長媳婦兒也就過去了。
  大家看到楊正在這邊默不吭聲的推著磨,很是羨慕啊,自己家的女婿怎么可能過來幫忙,也突然羨慕了隊長媳婦兒。
  這大過年的,誰家不想團團圓圓,可是這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哦水,過年這兩天根本不會回來,也就初二回來打打秋風罷了。
  隊長媳婦兒也挺是得意的,隨后拿著磨好的東西就回家去了。
  因為這個豆腐雖然磨好了,回家里還是需要在煮一煮的,所以,有些嘴饞的閆娟娟,就一直等在廚房。
  隊長媳婦兒看到自己寶貝閨女這么可愛,忍不住的笑著,“再等等,等會兒就好了。”
  閆娟娟被隊長媳婦兒這么一說,有些不好意思了。
  楊正也被閆娟娟的三個哥哥叫出去了,因為這大過年的,男人們也沒有什么娛樂活動,這不就一家子打打牌。
  大隊長對比毫無興趣,甚至看到了還說一句:玩物喪志。
  平時大家可能因為大隊長這話就不玩了,這不過年,也知道大隊長不會真的生氣,也就沒有理財。
  大隊長隨后又出去忙了一圈。
  閆娟娟的三個嫂子,一大早就開始準備年夜飯了。
  這一年到頭,也就這年夜飯最有吃頭,而且好多的菜都是隊長媳婦兒親自動手的,她們也是樂得自在。
  所以,此時的三個人早就去遛彎了,廚房里也就只有閆娟娟和隊長媳婦。
  “娘,這個好香啊,我等會兒想留一塊,用油煎一煎,可以嗎?”
  閆娟娟眼睛里滿滿的期待。
  隊長媳婦兒二話不說,拿出了一塊,“等會兒娘給你做,今年這個豆腐做得好,噴香噴香的!”
  這邊也有個習俗,今天的中午是不吃飯的,等于一天兩頓飯,早上,大家也是吃了個十分飽,才離開了。
  中午的時候,閆娟娟肚子有些餓了,就跑回了屋里。
  因為楊正買了不少的好吃的,閆娟娟就在房里吃了不少。
  不過正好這個時候,閆娟娟的嫂子回來了,不知道為什么,直接就進了閆娟娟的房里。
  正好看到了閆娟娟正在偷吃餅干,這下子,又是一頓鬧騰。
  “我給我媳婦兒買東西,怎么還需要經過嫂子的同意?”
  楊正對于這嫂子,實在是看不上眼。
  “哎呦,咱們這不還沒有分家,買什么東西,怎么能只顧著自己呢。”
  閆娟娟嫂子也不是省油的。
  “嫂子,我記得咱爹說了,成家后,只需要把每個月的工資上交一半就成,怎么到了女婿這里,還不能有一些自己的錢?”
  楊正這話一出口,就把閆娟娟的三個嫂子給唬住了。
  她們也是不得理的,隨后都被自己男人給帶過去教育了。
  閆娟娟有些委屈,自己肚子餓了,吃點兒自己家的東西,都要被說。
  等到人一離開房里,楊正就坐在了閆娟娟身邊,哄著說道:
  “還餓嗎?這塊桃酥不錯,你在吃一塊。”
  閆娟娟搖了搖頭,“我是不是做錯了,不該偷吃啊。”
  楊正摸了摸閆娟娟的頭,說道:
  “別瞎想,你以為你那三個嫂子沒有背著你買東西,我上次還看到那個大嫂買了一斤水果糖呢,還有你那個二嫂,上次去供銷社買了一個罐頭,你那個三嫂,也買了……”
  聽到楊正這么說,閆娟娟很是意外,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嫂子也偷偷買東西了。
  不過一想,也對,在三個哥哥還沒有成家之前,自己的爹就說了,不分家每個月只要交一半,而且楊正本來就是女婿,每個月交伙食費,也沒有什么問題。
  想開了的閆娟娟,立刻對著楊正,說道:
  “我肚子還沒有吃飽,餓。”
  看到閆娟娟這個模樣,楊正笑了笑,“那就在吃點兒。”
  當然楊正也沒有藏私,隨后就給隊長媳婦兒也拿去一些。
  “娘,娟娟這自從有了身孕,時不時會餓,我就買了一些餅干備著,您也吃點兒。”
  隊長媳婦兒也是知道剛剛發生的事情的,對于兒媳婦,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想的,平時她們自己也沒有少買東西。
  現在女婿又送東西過來了,隊長媳婦兒這心理還是很感動的,“阿正,你拿回去,這個東西也不便宜,給娟娟細細的吃。”
  “沒事,娘,娟娟吃,那邊還有。”
  隊長媳婦兒看楊正堅持也收了下來,心里對那三個兒媳婦兒更加的不滿意了。
  不過,再怎么說,還要給自己兒子面子,也就不了了之。
  雖然有這么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并不影響晚上大家的好心情。
  年夜飯,大家可是等了整整一年。
  不過,在這之前,楊正拖黃維三給搞來了一臺收音機,這個可是好東西,大隊長都是愛不釋手。
  這不,年夜飯的時候,大家一邊聽著收音機的節目,一邊吃著飯。
  甚至,大隊長還拿出了收藏不少時間的白酒,男人們一人一杯。
  不知道為什么,看這一桌子的菜,楊正也并不是很饞。
  也許是這些日子,黃維三時不時送來的豬肉,讓楊正這肚子里的饞蟲都吃飽了。
  “來來來,咱們爺幾個喝一個,希望以后日子越來越好。”
  大隊長因為剛剛喝了一點酒,有些情緒激動,此時看著一大家子聚在一起,更是高興。
  收音機里,正放著北京那邊放著煙花,噼里啪啦的,讓大家都是向往。
  在這個地方,哪有人看過煙花,都是在電影里看到過,不過聽到這個聲音,都已經是激動的不行。
  這邊也是有習慣的,守歲。
  一大家子在一起嗑嗑瓜子,吃吃小糖,還有炒花生,在加上上次楊正去縣里帶回來的小零嘴,大家都是吃的很開心。
  不過,沒多久,閆娟娟就覺得有些乏了,大家也都知道閆娟娟此時情況特殊,也沒多說什么,讓楊正帶她回房間休息。
  這邊,楊正把閆娟娟帶到了房里,也說了一會兒私房話。
  “阿正,你說真的煙花也是那樣五顏六色,那么好看嗎?”
  閆娟娟好奇的問道,不知道為什么,在閆娟娟的認知里,楊正就像是無所不知。
  楊正笑了笑,“煙花很漂亮,也是五顏六色的,只要點了火,嘭的一下,就升了起來。”
  
無彈窗小說網(www.288967.tw)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言情 > 快穿渣男洗白論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官方娱乐场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