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奇幻 > 海蘭薩領主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183.艾沃爾森

  從傳送之門的另一面走出來,感覺像是全身都沉浸在時光之河中,又或者從時空裂隙里鉆出來,那種感覺很玄妙。
  普通人或許沒什么特別感覺,但是對于魔法元素有特別感知的人,精神世界有種被重新打亂,然后又重組在一起,雖然沒有特別大的變化,但是細微之處還是有所不同。
  或者可以這樣理解,魔法感知敏銳的人在通過傳送之門,身體里的魔法元素在通過時空裂隙的時候,造成一定程度的紊亂,總之蘇爾達克穿過傳送之門以后,精神之海里就像是發生大海嘯一樣,讓他有些頭暈目弦。
  如果不是他手里牽著古博來馬,恐怕他邁出傳送之門后會立刻當場栽倒。
  還好傳送之門的旁邊有守衛看蘇爾達克情況有些特殊,在他踉蹌的時候,及時扶住了他的胳膊,并且好心地問道:
  “這位騎士,您沒什么事吧?”
  蘇爾達克瞇著眼睛,感受著這世界刺眼的陽光,揉著額頭,沒想愛普森城的晚上,卻是艾沃爾森城的白天。
  “我還好……就是偶爾穿過傳送之門,感覺有些不太習慣!”
  蘇爾達克努力讓自己站直一些,可是自己就像是喝醉酒了的酒鬼一樣,手腳都有些不聽使喚,明明是要向前跨出一步,不知怎么搞的,腳步偏偏斜著邁出去,身體跟著也失去平衡。
  不過說話倒是沒什么問題,頭腦也很清醒,這座傳送之門建在一座大花園里,前面有一座高高的城堡,這里就像是城堡的后院,那些從傳送之門里走出來的貴族們,這時候已經登上了停在花園外面的魔法篷車,只等著跟在后面的扈從們間行李箱放在篷車后面的貨架上,那些魔法篷車就緩緩地駛出了這座花園。
  這座花園里除了駐守了許多騎士,在一些草坪上還搭建了數量眾多的棚子,里面存放著大量的物資。
  那名好心的守衛對蘇爾達克指了指前面,說道:
  “那您繼續隨著人流往前走,這里等下會擠滿更多的平民……”
  蘇爾達克站直身體,一種強烈的眩暈感再次讓他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旋轉,天空、城堡、草地這一切仿佛全部都倒置過來。
  那名守衛也不敢怠慢,連忙將手高高舉起,對著傳送之門旁邊的涼亭高聲喊道:“阿方索.古德里奇魔法師大人,這里發現了一些情況,您方便過來一下嗎?”
  坐在涼亭外面長椅上的幾位騎士,立刻警覺的向這邊望過來,有兩位穿著全覆式鎧甲的騎士率先站起來向這邊走過來。
  蘇爾達克單手扶著自己的馬,只要他完全靜止不動,那種強烈的眩暈就會完全停下來。
  這時候,他想到了當初那些通過惡鬼之門進入華沙位面的惡鬼們,就是被華沙位面世界法則之力融化了全身的皮膚,一個個在剛剛降臨華沙位面的時候,也是無法正常走路。
  那兩位穿著全覆式鎧甲的騎士走到傳送之門的前面,看到蘇爾達克單手扶著自己的古博來馬,其中一位騎士對傳送之門的守衛說:“將他交給我們,既然他將他的馬從戰場上帶回來,說明他是一位擁有良好品德騎士。”
  說著一人扶著蘇爾達克,一人牽著他的古博來馬,將他扶到了涼亭旁邊長椅上,讓他完全躺下來。
  一位須發皆白的老魔法師從涼亭里走出來,他手里拿著一根短柄魔杖,另一只手里抱著一本魔法書,身上的黑袍子看起來有些像綢緞,上面布滿了一種魔法符文的暗紋,他的臉上滿是皺紋,但是那雙眼睛卻是像兩顆月光石一樣明亮,那是一種身體里面充滿了魔法力量表現,那些魔力似乎要從魔法師的眼睛里溢出來。
  魔法師先是與全覆式鎧甲的騎士對視一眼,那名騎士連忙說:“這是他的馬,一匹上好的古博來馬,應該在戰場上受過傷,不過看起來它很幸運,能活著回到格林帝國。”
  “這么說的話,應該不是異化的惡鬼,否則他無法騎馬!”
  “讓我看看……”
  說著老魔法師將魔杖和魔法書放在長椅上,又從懷里摸出一塊六棱體的魔法水晶來,隨著手心里的魔力慢慢的注滿魔法水晶,這根水晶向外散發著一種淡淡的藍色微芒,老魔法師將水晶從蘇爾達克的身上來回掃了一遍。
  他輕輕‘咦’了一聲,隨后又水晶里的魔力收回去,只用沒有任何魔法光芒的魔力水晶接觸蘇爾達克,老魔法師手里的魔法水晶里居然變成了淡金色,雖然沒有什么炫目的微光,但是能讓魔法水晶改變顏色,就讓老魔法師驚訝的吸了一口氣。
  他認真的重新檢查了一下自己手里的魔法水晶,再次拿著魔法水晶接近蘇爾達克,魔法水晶再次變成金色。
  老魔法師輕輕地呼出一口氣,用手蓋在蘇爾達克的額頭上。
  蘇爾達克心里面很清楚的知道,他們在檢查自己的身份,但并不是查看銘牌,而是通過神奇的魔法力量檢查自己的全身。
  老魔法師手心里有一種淡淡水元素氣息,這股氣息進入自己身體之后,那種強烈眩暈明顯緩和很多,這時就聽老魔法師說:“沒事的,年輕的小伙子,只是你在華沙位面上待的時間太久,身體逐漸掌控那邊的世界法則之力,剛剛回到羅蘭大陸格林帝國,身體還沒有適應這邊的世界法則之力,導致無法完成一些常規動作,適應一會就會有所好轉。”
  “您是說我還沒有適應這邊的世界法則之力?”蘇爾達克躺在長椅上,對老魔法師問道。
  “就是這樣!年輕人,歡迎來到艾沃爾森城!”老魔法師微微一笑,回答說:“能夠感受到每個世界的法則之力,這是成為強者的第一步,你很幸運,年輕人,有沒有人告訴你,你身體擁有著一種神奇的魔力?”
  蘇爾達克沒想到自己剛剛通過傳送之門進入格林帝國,身體里的秘密居然被人再次發現,一時間他有些愕然,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本來還打算從戰場上返回海蘭薩城,是想先茍著的。
  見蘇爾達克有些發愣,老魔法師輕咳了一下,將他喚醒過來,又說:
  “咳咳,我是說……并不是每一位有魔法天賦的孩子都能在十二歲覺醒自己的魔法池,有些人和你一樣,會在成為一名戰士之后感知到魔法的力量……”
  蘇爾達克躺在長椅上,心里面充滿了擔心,害怕自己會變成一只小白鼠,成為老魔法師的研究對象,聽說年紀越大的魔法師,脾氣越古怪。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反問:
  “您是說我有機會成為一位魔劍士嗎?這個百加列劍士曾告訴過我,難道這件事跟我這次通過傳送之門會眩暈也有聯系嗎?”
  老魔法師聽蘇爾達克這樣說,便意味著自己的判斷沒錯,也是很高興地拍了拍蘇爾達克的肩膀,說道:
  “當然,你之所以會產生種種不適,就是你本身沒有學過任何操控魔法的技巧,是你身體里的魔法力量和精神之海里精神之力在通過傳送之門時,造成一定程度的紊亂,才會讓你有這樣的反應,別擔心,這不礙事,只要你找一張舒服的床,在上面安靜的休息一兩天,馬上就會好起來的,這并不是什么很嚴重的事情。”
  “謝謝您!”
  蘇爾達克感受到了老魔法師的善意,連忙道謝。
  隨后老魔法又搓了搓手,對蘇爾達克問道:“明知道你會拒絕,但是我還是要忍不住問一聲,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布斯曼家族艾沃爾森構裝騎士團?如果你肯加入,我會向賴安公爵申請一定的資源傾斜,這或許會對你將來晉級二轉有一些助力。”
  好像所有人發現自己擁有魔武雙修的能力之后,都搶著將自己吸納進己方的軍隊里。
  “抱歉,這位魔法師大人。”蘇爾達克覺得如果對方的態度不太強硬的話,自己應該試著拒絕。
  老魔法師看起來也不太在意,隨口笑道:“呵呵,沒關系,既然貝納軍團的魔劍士資格都沒能打動你,我想你應該也會拒絕我。”
  老魔法師看到蘇爾達克脖頸上露出一道蜈蚣般肉紅色的疤痕,有些意外,他伸手去拉了拉他的領口,借著檢查的機會,讓蘇爾達克敞開衣襟,露出健壯的胸肌和八塊腹肌,老魔法師看到蘇爾達克身體皮膚上布滿燒傷留下的觸目驚心的疤痕,更是滿眼的震驚和惋惜。
  他說道:“只不過……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你身上這些傷疤,將來會是制約你變強的最大阻力,你沒辦法像其他二轉強者那樣,在身上銘刻大量的魔紋構裝,正是這些魔紋構裝所提供的力量,才是讓二轉戰職者的實力發生了質變,這些疤痕……恐怕是沒機會讓你感受那種神奇的魔法力量。”
  蘇爾達克也是很遺憾,自己重生醒過來之后身體就是這個樣子,擁有強健的身體,可惜身上布滿了這種恐怖的疤痕,這事自己也沒得選。
  回想了一下,第二小隊那些同伴們好像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疤痕,重甲步兵團的老兵們哪個不是滿身的傷痕?
  偏偏百加列劍士和老魔法師都是一個語氣,他們話里話外的意思,都在說高等戰職者好像都需要皮膚盡可能沒有疤痕……
  大概是為了往身上銘刻強大的魔法符文吧!
  對此,蘇爾達克也沒特別在意。
  等蘇爾達克稍稍恢復了一些之后,那位穿著全覆式鎧甲的騎士就單手將蘇爾達克提起來,他身材高大,輕而易舉地將蘇爾達克扶上馬,讓那匹看上去顯得很老實的古博來馬將蘇爾達克馱出了傳送之門的這座后花園。
  古博來馬馱著蘇爾達克來到一條寬闊的大街上,這條街非常的寬,足可以容納二十輛魔法篷車并駕齊驅。
  這座城堡建在一座氣勢恢弘的城市正北方的高崗上,這條大街的地勢也是極高,從城堡后面只能看到這座城市北面連綿起伏的城墻,城墻內外都有建筑,只是城內的建筑更加華麗,更加規范一些,城外連成片的建筑大半都是一些木板圍成的房子和一些破舊皮革圍成的窩棚和地窨子,看起來一大部分的貧民窟都在城外。
  等蘇爾達克趴在馬背上繞到山崗城堡的側面,才真正的意識到這座城市有多大,也許是山崗并不算太高的緣故,因此城市南面那些櫛比鱗次建筑群居然一眼望不到邊際,就連兩側的城墻也和那些密密麻麻的建筑一起消失在視線的范圍中。
  這就是艾沃爾森城,艾沃爾森行省最大的一座大城,也是布斯曼家族所掌控的最大一座城市。
  蘇爾達克有些茫然地看著眼前這片恢弘建筑群,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去哪兒,那匹古博來馬倒是順著寬闊的石板馬路在慢慢前行,它穿過傳送門倒是沒什么不.良反應,馬掌踩在石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噠……噠……噠……噠!’古博來馬步調一致,而且韻律十足,在城市里石板路上有著它自己的神氣。
  蘇爾達克回頭看著那座高大的傳送之門,恰好就藏在高崗城堡后面的陰影里,就算是從城市北面看過去,這座傳送之門與城堡后面一些巨像建筑連在一起,不進入城堡的后花園,很難發現那里居然藏著一座傳送之門。
  身側不時就會經過一輛也滿載客人的魔法篷車,這些魔法篷車里面充滿了歡聲笑語,甚至有些人在車里大聲唱歌,篷車后面的行李架上堆滿了各種行李和貨物,這些都是平安從華沙位面返回格林帝國的人們,他們一路上都在述說著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幸運。
  街道頭有一個買冷飲的街頭露臺攤位,就在街邊的草坪上搭建起一些遮陽棚,里面擺著一些木桌木椅。
  有心情在這里吃冷飲的人并不多,很多人都歸家心切,因此只能坐在魔法篷車里,扒著玻璃窗投出羨慕的眼神。
  蘇爾達克恰好與他們相反,即使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貝納省的海蘭薩城,但此刻他的心里面卻是充滿了茫然,不知道該直接去空港碼頭買一張船票,還是先在艾沃爾森城里找一間旅店住下來,等自己的情況稍好一些,再進行接下來的旅程。
  于是他在冷飲攤前翻身下馬,就像醉鬼那樣踉蹌著走到一張空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然后對著一位侍者招了招手,對他喊道:“請給我一杯紅豆沙冰……”
  而那匹古博來馬就隨意地在草坪上,不時地甩動著尾巴,低著頭啃著一簇金苜蓿。
無彈窗小說網(www.288967.tw)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奇幻 > 海蘭薩領主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官方娱乐场赌博